选品小程序

微信公众号

选品网·玩具分类
  • 婴幼玩具
  • 益智科教
  • 电动玩具
  • 绘画DIY
  • 智能电子
  • 体育运动
  • 夏日户外
  • 游戏竞技
  • 娃娃芭比
  • 角色扮演
  • 精品家电
  • 模型动漫
  • 惯性回力
  • 其他玩具
  • 遥控玩具
  • 积木拼插

首页 > 新闻&资讯 > 行业

95后“厂二代”,纷纷涌入淘工厂

来源:新眸Xinmouls 类别:行业      时间:2024-06-25
位于汕头澄海区的樟林古港,是红头船的发源地。昔日先辈坐船远渡重洋,艰苦创业,流传下了在商言商,工贸并举的潮汕文化。时至今日,澄海依然保留了特色,这里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玩具产业带之一:有5万多家玩具公司,每天超过600万件远销海外,历经30多年,从最初的手工模具和手动注塑机,发展到了如今的智能化和精细化生产。距离红头船公园不到5公里的产业园区,有陈瀚的启龙玩具,主要生产泡泡机。四年前,他从父母手里接过工厂时才刚满21岁。彼时也正是国内玩具产业的晦暗时刻,疫情之下,海运费上涨、堵港、陆路司机紧 ...

 

位于汕头澄海区的樟林古港,是红头船的发源地。昔日先辈坐船远渡重洋,艰苦创业,流传下了在商言商,工贸并举的潮汕文化。

 

时至今日,澄海依然保留了特色,这里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玩具产业带之一:有5万多家玩具公司,每天超过600万件远销海外,历经30多年,从最初的手工模具和手动注塑机,发展到了如今的智能化和精细化生产。

 

距离红头船公园不到5公里的产业园区,有陈瀚的启龙玩具,主要生产泡泡机。四年前,他从父母手里接过工厂时才刚满21岁。彼时也正是国内玩具产业的晦暗时刻,疫情之下,海运费上涨、堵港、陆路司机紧缺、原材料价格波动等因素带来的压力,促使这片曾以外贸为主的产业寻求转型。

 

年轻血液和传统制造业之间发生的碰撞,在转型的关键节点有了具象的体现。

 

为了开拓内销市场,越来越多的厂家投入到电商大潮。接管的第二年,陈瀚顺势接入淘工厂,借助平台的半托管模式,他跳出了以往传统代工和多重分销的繁琐步骤,主要负责产品和履约,且不用操心商品运营,就能将极具性价比的工厂好玩具直接推向消费者。

 

在陈瀚眼里,玩具是个很难产生品牌效应的品类,做品牌是做IP,比如乐高,做工厂是搞生产,两者的逻辑截然不同。

 

“今天火一个品,如果你没监测到,就很可能跟不上了。”如今启龙玩具仍然在踏踏实实搞生产的阶段,但和以往只用盯着客户订单生产的逻辑不同,在信息量爆炸的年代,爆款时有发生,玩具也不单单只是小孩子的游戏——而这些对于工厂主来说,既是机会,更是挑战。

 

陈瀚很满意淘工厂对爆款的把控能力。举个例子,与传统电商平台相比,淘工厂不需要厂商花钱买额外的广告位来测试产品转化率不同,它通过自动赋予的权益位置,帮助工厂直接观察产品的市场表现。除此以外,淘工厂预测爆款的数字化能力也足够体现,“比如说某款有流行势头,那么工厂跟上之后,新品最快一个星期就能上线。”

 

如今,二十多年的老工厂焕发了生机,面对竞争激烈的市场,25岁的年轻人显得气定神闲,但陈瀚和他的启龙玩具并不是行业个例。

 

进入2024年以来,淘工厂加大了半托管服务对商家的扶持力度。2024年1-4月,同比上个季度,淘工厂淘工厂在广东、浙江、福建、河北等地产业带迎来了商家“入淘工厂潮”。

 

来自淘工厂的数据显示,同比今年1月,淘工厂各个产业带供给和消费大增,产生了60个三位数增长的月百万订单产业带,其中8个实现了四位数增长。

 

如果你在广东汕头澄海游走,会发现,这座小城依然保留着20世纪八90年代的外观和风格,但在那些破旧的厂房内,一场以M2C为主导的贸易变革正汹涌而来。

 

01

 

“厂二代”接手,在淘工厂丝滑转型

 

陈瀚家的公司和工厂都在一栋八层楼里,从机械加工、注塑、组装、涂装、质检打包,几乎每层都涵盖了一个步骤车间,空出来的地方做仓库,大门口还有堆成山一样暂时没有发走的玩具货物。

 

 

“玩具是在安居乐业时才能发达起来的产业”,回忆刚接手厂子的那段时间,陈瀚将大部分的困难都归结为外界的不可抗力。

 

澄海临港,做的大都是外贸生意,父辈那些工厂主虽然比谁都懂得汇率的计算和每条航线的走向,但在变幻莫测的国际形势下,出口货品的滞销是更现实的问题。如果做内贸,要考虑的除了打通线下渠道,还有布局面向C端的电商。

 

然而,电商到底怎么做,涉及到的运营、选品、推广、履约……这些新鲜领域的玩法是很多老一辈工厂人的盲区。

 

一般来说,厂二代们继承了家族的工厂和产品线,会获得稳定的资源和生产基础,但另一方面,他们也往往容易受限于传统业务和既定产线:为了维持工厂的正常运营和员工的生计,即使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或产品不再那么受欢迎,他们可能仍要继续生产和销售。这就容易导致库存的大量积压,以及不能灵活应对市场的风险。

 

2020年,刚好是M2C的兴起阶段,在陈瀚的牵头下,启龙主要做了两件事,一是让工厂通过电商来扩大销路,二是推进玩具新品的创新和研发。

 

事实上,玩具是个很特殊的产业,它的品牌力影响力很弱,产品的同质化程度高,行业平均毛利远没有常人想得那么好,厂家的净利往往只有个位数。以启龙生产的泡泡机为例,过去依赖B端带来的大批订单,可以起到利润的规模效应,但如果转向C端,就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

 

C端生意明显有更多复杂的细节。

 

不仅要了解目标市场和消费群体,还要了解竞争对手的经营策略,需要搭建团队专门负责电商网店经营,找到合适的物流公司确定合作计划。当然,还远远不够,怎样制定多样化的营销策略,通过哪些工具来分析销售数据,不同平台的各项机制有哪些变化……

 

在传统的电商平台里,这些都需要商家去完成,一旦某个环节出了岔子,不仅会错失订单,甚至可能血本无归。

 

工厂型卖家通常还会更艰难。众所周知,M2C缩短了工厂抵达消费者的交易链条,对消费者来说意味着没有中间商,能买到低价好货;然而对工厂而言,虽然厂销一体能够直面消费者,但也意味着,以后除了要养活工厂,中间额外的人力和物流等运营成本也都提高了不少。

 

在澄海,有成千上万不同规模的玩具厂面临和启龙同样的局面,他们需要一个更简单、轻盈、容易上手、投入不多的平台模式来疏解困境。

 

在陈瀚看来,和淘工厂的合作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 

淘工厂是淘天集团旗下主打源头工厂直供的大店,主要依托半托管模式为消费者供给高性价比源头好货。

 

这套模式涵盖数字化选品、智能化定价、营销托管、供应链优化、物流和本地化服务等六大解决方案。厂商可根据自身发展的需求,从中选择适合和需要的模块由淘工厂支持服务,助力厂商在短时间内打爆。

 

“几年前淘工厂来汕头招商,我们应该是第一批入淘的工厂。”他说,“和其他平台对比下来发现,淘工厂的模式相对更简单。”

 

据陈瀚描述,他们会根据平台的市场动态和实时数据来调整库存,尤其当发现某个款式或产品受到市场欢迎时,工厂会迅速反应,并将货品送到淘工厂的NN仓里,由平台统一发货。这样一来,不仅省却了工厂面对大流量下的繁复履约,还缩短物流时间,提高了客户满意度。

 

事实上,他提到的“爆款入仓”就是一种半托管模式的应用,尽管厂商可能还不了解这个术语,但他们确确实实体会到了半托管带来的好处。

 

简单来说,淘工厂作为工厂快速入淘的首选入口,在这种模式下,工厂专注生产和提供有竞争力的价格,平台则通过直营大店来对商品进行销售和推广,还提供仓库管理、物流履约的全套服务。

 

更明显的,新眸发现,同一工厂生产的同款产品,对比不同平台和入口,淘工厂的价格低了不少。当被问及其中缘由,陈瀚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因为淘工厂的运营简单,整体成本就低了,相应地我们会主动把商品价格降下去。”

 

02

低价时代,工厂的核心是做爆品

 

关于“淘工厂运营成本低”的说法,新眸不止在陈瀚那儿听过,澄海颂尼玩具的创始人芮博锜同样这么认为。在他看来,淘工厂的半托管模式,能把他们公司的运营成本至少缩减5%,匀出来的利润可以进一步让给消费者。

“这确实是个两全其美的方案。”

 

芮博锜也是95后,在创业做玩具之前,还做过汽修,他没有直接自建独立工厂,但自己的联创及亲朋好友都是工厂主。在澄海,与他合作的工厂有200多家,陈瀚的启龙玩具也是其中之一。

 

作为工厂的下一游,他把需要的订单放给工厂定制后拿货销售。但芮博锜的压力一点也不比工厂主小,这三年里,他清楚地感知到,自己所在的赛道越来越卷,价格战越打越响。

 

他和陈瀚对这个行业有相似的看法,白牌居多,同质化严重,很难做溢价。

 

作为销售商,他能比工厂有更灵活的机制,对市场有更敏锐的判断。“一个爆款出来之后,比的是出货量的速度,谁的库存足够,谁就拿订单。”但事实上,一款玩具真的爆了,价格战很快就会打起来,例如去年大火的萝卜刀,从一开始的十几块钱一把,卷到后面三块多两把,芮博锜直呼实在没有卷的必要。

 

他做颂尼的想法是要打造一个玩具品牌,芮博锜觉得这个行业要想良性发展,还得看创新。颂尼旗下主打一些电动玩具,比如赛车、遥控飞机,价格比一些白牌商品稍微高一些。这里的难点在于,一款新品如何完成冷启动上市,并在有限的时间里受到市场欢迎。

 

为了吸引用户关注和购买,在冷启动阶段,由于缺乏用户基础和知名度,商家需要进行大量的宣传和推广,这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时间。尤其在新品上市初期,用户反馈相对较少,难以快速了解产品的优缺点并进行迭代和优化。

 

在传统电商平台的竞价规则里,往往是广告位权重和投入资金成正比,但ROI仍是未知数。芮博锜说,现在做爆品、新品,大家第一个想到的是先做内容,但事实上,内容平台的推荐算法有很高的不确定性,尤其在交易过程,很难去保证持续稳定的交易。

 

相比之下,他觉得淘工厂的半托管流程设计更为友好,“把商品运营交给淘工厂,这不单单是简单的一句话,后面涉及相当复杂的操作流程。”

 

在淘工厂,除了具备齐全的流量工具,工厂产品有固定的入口权益,这一设计确保了工厂产品能够获得稳定的曝光机会,为冷启动提供了基础流量保障。

 

与传统电商平台需要额外广告位来测试产品转化率不同,淘工厂通过自动赋予的权益位置,在数据驱动下,帮助工厂直接观察产品的市场表现。除此以外,淘工厂也为新品提供专门的上新入口,并搭配限时特价等促销活动,从而进一步刺激消费。

 

“花小钱办大事”,芮博锜这么形容。他几乎每过段时间就会去杭州阿里总部和淘工厂的人员交流,因此了解到,淘工厂的流量位在淘系里几乎是顶配,商品曝光的权重很高。

 

“数万家工厂合作同一家平台直营店,这个重量级是毫无疑问的。”

 

同样受益于淘工厂爆品能力的陈瀚,感知也很明显。在他看来,生产爆款商品并不意味着要赚取多大的利润,更重要的是维持生产线的运转不停。在他的工厂一层,依次排放着20架左右的崭新生产设备,每台机器成本20万左右,回本周期3—4年。

 

 

对工厂来说,时间就是生命,设备一开机就意味着真金白银往外流,人工、材料的成本都是固定的,爆款带来的稳定生产线运作,对陈瀚这类工厂主来说尤为重要。

 

03

摸准新趋势,白牌也能引领新市场

 

“做品牌对于每个做白牌工厂来说,都是终极梦想。”在玩具领域,没有哪个玩家不想成为下一个乐高,芮博锜做颂尼玩具的初衷就在于此。

 

置身其中你才能感受到,这个充满童真童趣的市场,仍然保留着商业世界严格残酷的特性。相比在行业里内卷、挣扎,甚至淘汰的同行,芮博锜对自己和公司当下的处境表示挺满意。事实上,这家公司的品牌战略并没有发展到如火如荼的阶段,大部分的营收仍来源于白牌厂商。

 

 

芮博锜说,做白牌和品牌没有高下之分,品牌的溢价和知名度当然会更高,但如果把白牌商品也做得物美价优,这对他这样半路创业的“新人”来说,更是一个锻炼自己和了解市场的机会。

 

他把这些归功于借助淘工厂带来的稳定收入。举个例子,平台的小二总是和商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,这些人不仅了解每家工厂,对整个市场和流行风向也把控到位,出谋划策,解决商家与市场之间的信息差,间接降低了商家不少的沉没成本。

 

“先了解市场,才能改变市场”,这是芮博锜、陈瀚等传统制造业里年轻接班人的一个共识。产业带的集聚,带来极致的供应链,厂商与厂商之间的竞合关系,正推动玩具产业不断向创新的方向发展。

 

据一组来自淘工厂的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5月,来自广东澄海玩具产业带,过家家玩具的销量同比去年增长了367%。玩玩具不再只是儿童的特权,00后大学生买来过家家的玩具占比甚至已经达到4成多。

 

毫无疑问,这是一股新的消费趋势,迷你小厨房、企鹅破冰、小粒积木、沙盘、ins风厨房家具、解压捏捏乐、川剧变脸、泡泡加特林等玩具,正在成为年轻人们的新宠,消费侧的迁移,潜移默化中给传统工厂的生产和研发思路带来新的改变。

 

而这些变化,对工厂来说当然是难得的机会。值得关注的是,这样的趋势,在产业电商淘工厂这里,越来越多。而在这种趋势丰富呈现之下,涌入淘工厂的厂商和订单也迎来了三位数增长,M2C的浪潮之下,中国制造业的效率变革远未结束。

 

 

相关标签:

免责声明

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“玩具说”网)”的文章,均由作者发布或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,文章内容、图片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与本网联系删除,请发送邮件至zhan@wanjushuo.cn,以便本网尽快处理。